情感天地

第九百八十八章 抵达南疆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1
  • 42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官七画慢慢接受了这个说法,也许真如他们对她所言,她只是失去了一段记忆而已。 虽然关于这段记忆,她还有着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但是崩溃过一次的她也已然学会了冷静的思考,不管过去如何现

第九百八十八章 抵达南疆

官七画慢慢接受了这个说法,也许真如他们对她所言,她只是失去了一段记忆而已。

虽然关于这段记忆,她还有着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但是崩溃过一次的她也已然学会了冷静的思考,不管过去如何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将眼前的路走好。 她要尽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和所处的新环境,然后才能寻找回来自己曾经丢失的东西!当然,除了官七画自己更期望她尽快恢复正常的人莫过于萧辰云了。 即便当日官七画闹出了离家出走这一出,到了第二日清晨,萧辰云还是照样将熟睡中的官七画打包扔进了马车之中,带领着临风念雪等人,一起朝着长生宫而去。

是以此时此刻,官七画一行人正处在旅途之中。

在这寻访长生宫的路上,萧辰云暂时告别了繁重的政务,自然便有了更多的时间陪着官七画。

他常常同官七画说起那些他们二人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官七画虽然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想象着萧辰云话中描述出来的画面,那种自内心油然而生的熟悉感却并不是骗人的。 时光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个月之后,众人终于进入了南疆境内!此次出行,萧辰云一行人为了保密自然是隐藏起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临风的安排下扮成了一队前来南疆收购药材的药商。 萧辰云对外称带着夫人前来求医顺便收购药材的药商,而青画、念雪和临风等人都扮作了随性的护卫和下属。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萧辰云还带上了好几名武艺高强的暗卫,不过他们并不在常人面前现身,只在暗中默默守护。

即便是官七画,也只在萧辰云的口中听说过他们的存在,一路走来竟是一次也没有瞧见。

从青州城到南疆,路程会比从京城出发短上很多,但是因为赶路赶得急,众人算来也已经有十多天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了。 是以终于进了南疆境内,来到了这一座被称为熙月的南疆城池,萧辰云便传了令下去让大家今夜便在城中休整。 熙月城中最大的客栈叫做云悦客栈,一年四季这里都聚集着众多天南海北往来的客人。 虽说南疆一直被中原人称作是蛮荒之地,但是因着这里气候特殊四季如春,是个盛产各种药材和珍奇花卉的好地方。

也正是因此缘由,所以南疆也吸引了众多药商和花卉商人的目光。

因为来这里的客人药商居多,所以萧辰云用这个身份入住云悦客栈倒也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一进到客栈房间中,瞧见那张久违的床,官七画便抑制不了心中的疲惫,朝着自己那朝思暮像的床榻扑了过去。 这几天她一直都是在马车上度过的,即便马车上铺着厚厚的垫子但孕妇本就娇气,所以这一路她整日整日的昏睡也照样觉得全身都累。 这回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她自然欢喜。

然而这种欢喜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很快她便发现,那萧辰云居然也跟她一起进了同一间房间。

官七画才刚刚抱着自己隆起的肚皮在床上打了个滚,从床前便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吓得她一溜烟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着双眼望着正立在眼前的萧辰云。 “你,你怎么也进来了……”她的声音有些低,鬓边发丝微微凌乱脸上不知是何缘故还浮现一抹红晕,看的萧辰云连目光都不自觉的变得深邃起来。

按捺住心中的异样,他面上依旧是一副寡淡而又温柔的神情,对着官七画解释道。 “我们对外一直称是夫妻,若是还分房睡恐会让引人怀疑,所以这段时间便只能委屈你了。 ”对上他那清亮的一双眸子,官七画一点也看不出他脸上有说谎的痕迹,这才稍带些为难的点了点头。

“好,好吧!”即便这个人一直都对她说他是她的丈夫,但没有记忆做桥梁,官七画也终究还是做不到毫不顾忌的与他像真正夫妻那样的相处。 就算之前在路上,萧辰云也一直恪守着礼仪对她礼遇有加,晚上休息若不是在外面守夜便是到旁人的马车中去将就一晚。

多少也避免了如今晚这样的尴尬!许是瞧出官七画心中的不自在,萧辰云立马端来一张圆凳放在床前,对官七画扯着唇角笑了笑。

“你若是害怕,那你睡床,我在这坐着就行!”他若是不说这句话还好,官七画也许还能心安理得地与他争床睡。

但是如今他都这样率先让步了,反而让官七画脸上升腾起些许燥热,觉得自己真是颇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了。

她垂下双眸,纤长的指尖抓着滑溜溜的裙摆布料拧了拧。 “没关系,其实,我们可以换着睡的!你睡半夜,我睡半夜,这样不是就都能在床上休息……”话还未说完,便被萧辰云义正言辞的打断。 “休要胡说,你是女子,我本就该让着你。 更何况,你腹中怀着我们的孩子,只睡半夜又怎么能够!无妨,我既是你的丈夫又是孩子的父亲,理应照料你们。

”说完,他居然亲自上前,替官七画解了身上的披风,然后这便扶着她在床上躺下。

“今日早些睡,明日若是个好天气,我带你去熙月城中走走如何!”源于二人太过亲近的肢体接触,官七画的身子微微有些僵硬,趟进柔软的被窝之中疲惫又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 敛着呼吸在床上躺了片刻,她的神识渐渐有些迷糊,半睁着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萧辰云在那凳子上坐下,深邃而令人看不透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分外柔和。 官七画很想立马就睡着,但是也不知为何,望着萧辰云那张透着疲惫的脸,她就觉得心里十分的过意不去。

又迷迷糊糊地想起这一路上他对她贴心之至的照顾,更是睡也睡不安心。

就这般犹豫了片刻,她最终还是忍不住自己朝床榻里面挪了挪,然后对萧辰云轻声道。 “要不,你还是上来趟一会儿吧!反正,我看这个床,也挺大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