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2018 ASCO】徐兵河教授口头报告:Utidelone跳出“毒性圈子”,为乳腺癌患者带来OS获... 感情线分叉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0
  • 11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第54届美国肿瘤学年会(ASCO)于当地时间2018年6月1日—2018年6月5日在美国芝加哥麦考密克展览中心拉开帷幕。 今年大会主题是“传递新知延展精准医学版图”。 其间,中国医

【2018 ASCO】徐兵河教授口头报告:Utidelone跳出“毒性圈子”,为乳腺癌患者带来OS获... 感情线分叉

第54届美国肿瘤学年会(ASCO)于当地时间2018年6月1日—2018年6月5日在美国芝加哥麦考密克展览中心拉开帷幕。 今年大会主题是“传递新知延展精准医学版图”。

其间,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教授针对“埃博霉素类似物Utidelone治疗晚期乳腺癌的3期临床研究结果”作了口头报告。 这是徐兵河教授第二次在ASCO大会做口头报告。

报告结束后,【肿瘤资讯】有幸对徐兵河教授进行了专访,详情如下:徐兵河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第七届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肿瘤分会副会长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理事长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内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肿瘤学会副理事长早期乳腺癌治疗国际专家共识团成员国际局部晚期和转移性乳腺癌共识(ABCconsensus)专家团成员口头报告现场背景埃博霉素类似物——Utidelone在II期及III期临床试验中均显示出优异的疗效,在此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中,比较了Utidelone联合卡培他滨对照卡培他滨单药化疗在曾接受紫衫类及蒽环类药物的转移性乳腺癌的疗效。

徐兵河教授在口头报告现场方法本研究纳入405例患者,按2:1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治疗组(Utidelone30mg/m2/dd1~5+卡培他滨1000mg/m2bidd1~14),对照组(1250mg/m2bidd1~14);共给药3周。

ITT人群的OS、2年生存率和95%CI均使用Kaplan-Meier进行双侧log-rank检验。 结果随访至2018年3月9日,治疗组281例患者中180例死亡(%),对照组101例死亡(%)。

在ITT人群中,治疗组的总生产期(OS)为个月(95%),对照组为个月(95%)。

Utidelone联合用药显著提高了患者的OS(;95%;p=)。 2年生存率联合组为%(95%%,%),对照组为%(%,%),提高%(%-%;p=)。 周围神经病变是仅报告的3级不良事件,在Utidelone联合组发生率为25%,且该不良事件是可控且可逆的。

值得注意的是,Utidelone引起非常轻微的骨髓抑制和肝脏毒性。 Utidelone是第一个骨髓抑制不明显的微管抑制剂。

徐兵河教授近照更是神采奕奕结论该研究证明了Utidelone联合卡培他滨在曾接受紫衫类及蒽环类药物的转移性乳腺癌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因此可作为转移性乳腺癌的一个临床选择。

乳腺癌全程管理和维持治疗新进展徐兵河教授:近几年,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取得较大进展。 20年前晚期乳腺癌的中位生存期仅1-2年,而现在晚期乳腺癌的中位生存期可超过3年,仅有骨转移的患者中位生存期可超过5年。 取得这一进展的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药物治疗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新药物用于晚期乳腺癌的治疗。

第二,治疗策略的改变,过去晚期乳腺癌以单一治疗为主,包括单一化疗、内分泌治疗等,现在有化疗联合靶向治疗、内分泌治疗联合靶向治疗等策略。 第三,管理的进步,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期间需要多学科甚至跨学科的团队管理。 例如,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骨折、子宫内膜增厚、肝功能异常等情况,进而需要接受多学科管理;除了疾病本身之外,晚期乳腺癌患者还可能存在某些合并症或并发症,如心血管疾病、妇科疾病等,因此也需要接受跨学科管理。 第四,维持治疗的进步,比如在抗Her2靶向治疗、化疗停止后,肿瘤可能会出现迅速生长,因而需要进行维持治疗。 有效、安全和方便是维持治疗最基本的药物使用原则。 维持治疗过程也需要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进行管理,包括疗效管理、长期维持治疗所致的并发症及副作用管理,进而不断地延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长期生存。 埃博霉素类似物Utidelone疗效及亮点徐兵河教授:Utidelone是通过基因工程合成的埃博霉素类似物,作用于微管,抑制分裂期。

临床前研究证实,Utidelone对肺癌、结肠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等多种肿瘤有效。

与国外其他的埃博霉素类似物相比,Utidelone对微管的抑制作用更强。

1期和2期临床研究也证实,Utidelone对晚期乳腺癌具有抗肿瘤作用,同时也明确了合适的剂量、推荐的方案以及初步疗效。

基于这些背景,我们开展了此项全国多中心临床研究。 入组患者需要满足既往接受的化疗线数在4线以内,并且必须使用过蒽环类和紫杉药物。

入组患者被分为两组:卡培他滨单药治疗组和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治疗组。

该研究共入组405例患者,26家医院参加。 2016年ASCO会议上报道了该研究的主要研究终点PFS的结果,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治疗组的PFS从4个月延长至8个月。 另外,联合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和临床获益率明显提高。

今年的ASCO会议报道了总生存(OS)的结果。

很多临床研究特别是化疗药物的临床研究,虽然研究中PFS延长,但OS并未延长,而且毒性较大。

卡培他滨单药组的OS为16个月,联合治疗组为20个月,OS延长4个月,P值小于,差异显著。 其他埃博霉素类似物未显著延长OS,而Utidelone却能明显改善OS,这是一个很大的亮点。 另外,Utidelone血液学毒性低、胃肠道反应轻微、肝肾毒性也不明显。

该研究中,Utidelone唯一较常见的3级不良事件是外周感觉神经毒性,发生率约25%,与其他埃博霉素类似物相似,但恢复时间较短,这也是该药的一个亮点。 Utidelone未来发展方向徐兵河教授:包括Utidelone在内的药物开发均需从后线向前线推移。 未来可能会比较Utidelone与紫衫类药物在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中的疗效。 另外,未来也将有可能对比Utidelone与长春瑞滨在这类患者中的疗效。

Utidelone与免疫治疗联合治疗晚期乳腺癌的可能徐兵河教授:对于乳腺癌而言,免疫治疗目前尚未取得显著疗效。

现有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三阴性乳腺癌,并且结果显示免疫治疗联合化疗相比单用化疗疗效更好,比如PD-1/L1抗体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对比单用白蛋白紫杉醇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等。

对于晚期乳腺癌而言,单用PD-1/L1抗体效果比较差,未来发展方向为免疫治疗与化疗或内分泌治疗药物进行联合,而Utidelone联合免疫治疗可能会取得较好的效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