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1019,天伦之乐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9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ps:晚上还有一更哈:)求月票,求推荐……事情虽然被田芯狐假虎威,借力打力的化解,然而,还是让王勃在心头起了一阵警惕。 在华夏社会做生意就是这样,不是你循规蹈矩,老老实实做生意,就不会有

1019,天伦之乐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晚上还有一更哈:)求月票,求推荐……事情虽然被田芯狐假虎威,借力打力的化解,然而,还是让王勃在心头起了一阵警惕。 在华夏社会做生意就是这样,不是你循规蹈矩,老老实实做生意,就不会有麻烦找上门。 很多时候,会祸从天降,麻烦主动找上你!麻烦仅仅是麻烦还好,可以报警抓人,让官老爷主持公道,给个说法。 怕就怕麻烦来自于官面本身,披着一层冠冕堂皇,“合法合理”的皮来整你,真遇到了,要么妥协投降,让别人瓜分侵害自己的利益,花钱买平安;要么鱼死网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亦或自己有更硬的后台背景,让眼红、觊觎之人投鼠忌器,不敢乱伸狗爪。

田芯的运气好,被她狐假虎威吓退了对方一把。 若是那什么姓刘的中队长没被她老板的所谓“后台”吓住,对方真要他们整改,除了花大钱按照对方莫须有的规定整改,被人家像瓜娃子的一样的当猴耍,一时半会儿,在省城官面上没什么根基的他们还真没什么办法可想。

除非退出省城市场!但是省城四家旗舰店的营收已经占据了“曾氏餐饮”近80%的份额,退出省城,意味着“曾氏餐饮”被打回原形,也意味是王勃向田芯许诺的让“曾氏餐饮”占满大西南,走向全国的宏伟蓝图胎死腹中。 这种情况,不论是田芯还是他,都是难以容忍的!当然,区区一个消防队的中队长,王勃也并没太放在眼里。 以他现在在华夏的名望和财力,只要那姓刘的不是一个利令智昏的蠢材,就不会招惹他这个媒体记者的宠儿。 他固然没办法,也不想去托关系,托人情找某个大官去压一个消防队的中队长,但是他可以借力打力,把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曝光出来,借助媒体的力量给无理取闹的消防队施压,让对方知难而退。

以后遇到类似的低层次刁难,他都可以用大致的办法处理。 但问题是刁难并不只会来自于低层次,万一遇到不在乎新闻媒体,或者连新闻媒体都惧怕的高层次刁难,比如,省部级……王勃打了个哆嗦,觉得真不幸遇到了,要么妥协退让,双手奉上利益“求保护”,夹起尾巴做人;要么只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过,按照他的个性,是不可能舍财免灾,让对方巧取豪夺,白白夺去自己亲人们的劳动果实的。 他只会选择后者关门大吉,一拍两散!“到底应该怎么预防被白道的人‘白吃白’呢?”晚上跟田芯一起在蓉城的某家高档西餐厅吃西餐的时候,王勃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整个吃饭的过程中,便显得有些食不知味,心不在焉。 “讨厌!难得跟人家吃顿饭,不许你这么心不在焉!”对面的田芯看到王勃走神的样子,嘴巴一嘟,向他撒娇。 “呵呵,这几天跟林峰,吴晓辉他们一伙人商量网站改版的事情,有些疲倦。

”王勃呵呵一笑,将心思拉回到放桌上,随即向女人投去一道歉意的眼神。 “真累了?那我们吃完饭后就不去看电影了,直接回家里休息。

到时候我给你按摩按摩。 ”听王勃说他很疲倦,田芯立刻改了主意,要为王勃按摩放松。 “没事儿。 就去看电影吧。 周星星的《少林足球》,据说挺有意思的。 ”王勃摇了摇头,坚持要去看电影。 田芯还没有和王勃去电影院看过电影,见王勃坚持要陪她看电影,也就喜滋滋的同意了,心里想着最多晚上的时候自己主动点,让那臭家伙被动享受得了。 王勃陪田芯视察了两天的店面,将“曾嫂米粉”的9家直营店全部走马观花的跑了一圈。 9家店被女人打理得井井有条。 店里的景象蒸蒸日。

米粉店的员工,不论是新人还是老人,都是一副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的样子,面对她这个常务副总经理,是既活泼又敬畏。

视察店面只是副业,主业其实是为了陪辛辛苦苦为自己打拼事业的女人。 白天视察完后,晚上两人通常会就近找一家好的馆子美美的吃上一顿,而后饱暖思yin欲,去干男人女人都爱干的事。

其中的有趣和美妙,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陪女人的过程中,王勃看到田芯日理万机,手机一天到晚响个不停,心疼之下,就建议对方去大学招聘一个助理。

“助理,没必要吧?”田芯扬了扬眉头,说。 “怎么没必要?芯姐,钱是赚不完的,你的身体最重要。 如果只是为了多赚点钱而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有空去招聘一个助理吧,嘿嘿,不过只能招女助理哈!”王勃嘿嘿一笑的说。

“你这么说,那我偏就要找个男助理!”田芯一抿嘴,将脸边的头发别在耳后,亮出王勃百看不厌的耳朵。

“敢!直接打死!”王勃虎目一瞪,恶狠狠的吼道,而后一个虎扑,将女人扑倒在床,大嘴一张,便将女人亮出来的那秀美无比的耳朵含在了嘴里,滋滋滋,津津有味的品咂起来。

“啊……讨厌……就爱吃人家的耳朵,有那么好吃嘛?……”田芯的要害受袭,一声惊呼,生出双手,用力的将男孩的脑袋抱住,眼睛半睁半闭,嘴里情不自禁的哼起了浅吟低唱的乐章。 陪伴了两天田芯,王勃又驱车回到四方,陪自己的父母和干姐曾萍过了两天天伦之乐的日子。

在跟亲人、爱人们相处的日子中,渐渐的,王勃不再困扰,也不再迷茫,同时认清了自己前进的方向。

他想,他自己固然是一个不太健全,时常受****驱动且迷失于****中的人,但是,这是他的错吗?不完全是,恐怕社会大环境要负很大的责任。 人是无法脱离社会而存在的,有什么样的社会,便有什么样的人。

而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无不受他所处的这个时代环境的影响。

他的身上,集中着这个社会的映射,好的,或坏的,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惭愧,好抱歉的呢?“既然人一生下来,或多或少,就注定要‘伤害’别人或者被别人‘伤害’,正如上辈子的自己,不是被很多人‘伤害’了么?那时候的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默默的承受。 现在不过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我又何必惺惺作态的去流什么鳄鱼的眼泪?只要自己不是诚心的想去整谁害谁,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问心无愧,那么,即便在这过程中有谁受到了间接的影响乃至伤害,那也是命运使然,没什么好耿耿于怀的。 “成王败寇,赢家通杀,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运行的本质。

我还是太心软,太过多愁善感了啊!”王勃叹息一声,看着身边亲人,爱人们的欢歌笑语,近段时间一直被自身“缺陷”所困扰而显得迷茫的眼睛慢慢的清明起来。

—十分感谢“浦东涛涛”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铁棒撸成针”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一阵清风飘啊飘”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魔法门og,为梦去追,0o会上树的猪,mm丸子头,4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