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抗战之决死支队by秋来2小说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6
  • 42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三、已与全国各地、部分基层市、县的文联,诗歌协会等相关组织,诗人共计20余人次进行了联系,具体布置,他们表示全力支持,并组织作者到乡村实地采访并进行创作;其中忻州市文联拟将《我们与你在一起》诗歌

三、已与全国各地、部分基层市、县的文联,诗歌协会等相关组织,诗人共计20余人次进行了联系,具体布置,他们表示全力支持,并组织作者到乡村实地采访并进行创作;其中忻州市文联拟将《我们与你在一起》诗歌公益活动倡议书,以文件形式发给所辖的14个县文联,发动大家共同参加;晋中诗歌协会正积极筹措资金,组织相关的大型采风活动;舟山市《海洋文学》编辑部,抚顺市诗人协会,常德市诗人协会都已经行动起来制定落实措施;汾阳诗人协会将在本月专门派人来京,与我们协商共同开展此项活动,原平市文联已将本项活动纳入他们四月份召开的梨花诗歌节。为了持续地将本项活动开展下去,今后我们会随时与基层市县相关文学团体、诗人联系,特别是一些劳务输出大省——河南、山东、共13篇文章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20篇文章/页转到第页

过了一会儿,胡老师捧着书急匆匆地走进来,站在门口,扫视了一下五十三张认真的脸,方才踏上讲台。放好书,一个华丽的转身,便在漆黑的黑板上写出两个字:“方向”,这几个字可真谓龙飞凤舞,大有在王羲之笔下的字。“好,我们今天要上新课!”洪亮的声音传满整个教室,令同学们不禁挺了挺背,聚精会神起。胡老师见了,便开始滔滔不绝的知识“灌脑”。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我的思想便开小差去了,眼光不再在老师的讲台上,而是移到窗外观赏起“风景”。

抗战之决死支队by秋来2小说

《抗战之决死支队》主角周智,谷文文是作者秋来2创作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民国二十六年秋,日本人进了县城,山村少年周智被瘸半仙怂恿上山落草,成了仅有俩土匪的清风寨大当家的,在腥风血雨的大时代下,向死而生的故事由此开…精彩章节花裤子周大炮匪性很重,只不过是在瘸半仙裴五爷的压制下,很少显现出来,现在裴五爷不再身边,周智得看紧了他这个憨货。

在村子里杀了鬼子是一时痛快,但也要考虑后果,这也是在家乡打鬼子的影响因素之一。 更何况方才赵路已经隐晦的提示过自己了,自家老爹是当兵的,这事很多人都知道,虽然村民不知道大哥二哥上的是黄埔军校,但只要日本人上心了,那便会带来麻烦。 自己与老四虽然对外说是在津门求学,可两年前闹学潮的,津门等地的学生也响应了北平的学生,在细细一思索,那首抗日救亡进行曲,自家兄弟俩极大可能是会唱的。

日本人是不讲道理的,人说杀就杀了,他们大多数人被洗脑的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更何况中国人的性命呢!公开自己的身份,对村子里的父老乡亲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没有保护他们的能力。 不管是河北玉麒麟还是东北军的身份,只要能打鬼子,人们记住的是不是自己的真名都无所谓。

方才赵路的提醒,让周智收起得意的心思,开始静下心来想想以后要如何发展壮大,而不是只图一时之快。 “别急,杀一个鬼子管什么用,等他们走了,半路上咱们给他们一锅端了。

”周智让花裤子张大炮收起匕首,毕竟日本人可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敌意,说不定就要盘问一番,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哥,咱们就这么干等着?”小胖子从碾盘上跳下来。 “早就制定好了半路截杀的计划,又没有意外发生,一个个都着什么急,他们跑不了!走,回家养精蓄锐,争取干好这一票。

”周智带头往家里走去,等着日本人找到那两具尸体的消息传来,在准备动手。 大多数等待的时间都是无聊的,因为主动权在别人手上,花裤子张大炮拿着三只骰子一个碗自己跟自己赌钱玩。 小胖子周信则是进屋睡大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周智跟母亲坐着马扎在院落里扒玉米皮,大黄狗躲在阴凉里打盹。

天黑的时间越来越早了。

周家正在吃饭。

咚咚咚!大黄狗立马扑到门前汪汪叫了几声。 周智放下碗筷,出了屋子,打开门。 “日本人找到那两具尸体了,正在外面火化,明天一早7点出发回县城。

”赵路撂下这句话就走了。 周智关好门,回到饭桌上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小三子,谁啊?”周氏问了一句。 “赵路哥!”“他来干什么?”小胖子周信夹了一口炖肉哼了一声。

花裤子张大炮咬了咬了一口烙饼嘟囔道:“夜猫子进宅,他无事不来啊!”周智撕了一小块烙饼,又夹了一口腊肉,这才不紧不慢的道:“没什么,跟我说明天他和日本人回县城了,以后有机会一起在县城吃饭。

”“人家可是吃‘皇粮’的,三哥,咱们攀不上!”“行了!小路那也是有难处,小三子,老疙瘩,以后你们跟他该怎么处还怎么处。

”周氏让花裤子张大炮多吃点,自己多夹菜吃,让张大炮有些不知所措,自打记事起就没有过这种待遇。

吃过饭之后,哥俩跟母亲说送张大炮回家,晚上就不回来了,也去他家吃两天,不能光在自己家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周氏笑骂这哥俩哪有处朋友是这样干的,不管咋样,孩子大了,都到了说媳妇的年纪了,不能管的太宽了,出去就出去呗!周智三人出了门,特意在村里绕路在准备出村,结果碰见了周扒皮和李子阶,又在村里遛弯捡玉米棒子呢。

“李子啊,我怎么恍惚瞧见有三人迎面走来呢!”周扒皮拄着拐杖停住脚步。 李子阶打眼一瞧,是周家的兄弟俩,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壮小伙子,也不搭言,就当自己也是雀蒙眼,要不然周扒皮做的粥该更稀了。 周智同样是冲着李子阶点点头,知道周扒皮是雀蒙眼,也不搭理他,径直走过去。 反倒是小胖子周信不屑道:“又想爬墙头拽人家玉米棒子去,什么人呢!”花裤子张大炮接茬道:“咋,那老头偷过你们家玉米啊,要不要我攮他一刀给你们报仇去?”“以后别动不动就说要攮人家一刀!”周智拽着花裤子这个憨货急忙走了。

收了玉米之后,各家各户一般都把玉米晾干,院子里放不下,就摆在墙头上,倒是给了周扒皮机会。

周扒皮听出来是周常家的小子,另一个声音没听过,嘀咕了一句真是不知礼数,枉去大城市求学了。 走了几步,周扒皮再次站住脚跟,恼怒的跺了跺脚道:“谁把老夫发财的招子给露出去的?啊?是谁?李子,是不是你个浑小子?”李子阶都不知道自家老爷是怎么想出来,趁着别人农忙,在人家后面捡几个掉落的或者趁着夜色去人家墙头拽两三个玉米棒子塞进自家的仓库里,是多好的发财招子怎么的?还泄露你的发财招子,就您办的这事,全村还有谁不知道的,就您自个装不知道。 “哎呦,我的老爷,这事您可不能冤枉我啊!”李子阶叫完屈之后趁机道:“老爷,要不咱回去吧,黑灯瞎火的,别又踩到牛屎。 您这发财的招子都让别人知道了,全村那么多人,咱就更捡不着了。 ”“放屁,谁有你家老爷这个耐心?老夫早就说过,勤是耙子,俭是匣子!踩到牛屎怎么了,刮下来带到家里的粪坑去,等着冬天积肥。

还省的你冬天去捡牛粪了呢!继续溜达,说不定今天能多捡俩玉米棒子。 ”李子阶恨不得直拍巴掌,连脚底踩到的牛粪都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得嘞,真不亏是自家老爷。 花裤子张大炮举着火把在前面带路,周智兄弟二人跟在后面上了山,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去截杀回城的日本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