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丘为《寻西山隐者不遇》赏析: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1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寻西山隐者不遇唐丘为绝顶一茅茨⑴,直上三十里。 扣关无僮仆⑵,窥室唯案几⑶。 若非巾柴车⑷,应是钓秋水⑸。 差池不相见⑹,黾勉空仰止⑺。 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⑻。

丘为《寻西山隐者不遇》赏析: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

寻西山隐者不遇唐丘为绝顶一茅茨⑴,直上三十里。

扣关无僮仆⑵,窥室唯案几⑶。

若非巾柴车⑷,应是钓秋水⑸。 差池不相见⑹,黾勉空仰止⑺。

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⑻。

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⑼。

虽无宾主意,颇得清净理⑽。

兴尽方下山⑾,何必待之子⑿。

【作者简介】丘为,唐代人。 一作邱为。

嘉兴(今属浙江)人。 累举不第,归里苦读,至天宝(唐玄宗年号,公元742-756年)初始登进士。

与、刘长卿友善。 曾官太子右庶子,致仕归,时年八十馀,继母健在,给俸禄之半,以孝称。 年九十六,以寿终。

其诗大抵为五言,多写田园风物。 原有集,已失传。 【简析】《寻西山隐者不遇》是唐代诗人丘为(一作邱为)的作品。 此诗描写隐逸生活情趣,其重点不是写不遇的失望,而是抒发对隐居环境的迷恋,表现了有心去寻、无心相见的飘逸。

诗的前八句,写隐者独居高处,远离尘嚣,寻访者不辞山高,等到叩关无人,才略生怅惘,于是猜想隐者乘车出游,临水垂钓,表现隐者的生活恬适雅趣;后八句宕开一层,写周围的草色松声使寻访者陶然,因而寻访不遇亦无所谓,使其悟出隐者生活的情趣。 全诗构思新颖,意蕴深远,堪称佳作。

【注释】⑴茅茨:茅屋。

⑵扣关:敲门。 僮仆:指书童。

⑶唯案几:只有桌椅茶几,表明居室简陋。 ⑷巾柴车:指乘小车出游。 ⑸钓秋水:到秋水潭垂钓。

⑹差池:原为参差不齐,这里指此来彼往而错过。 ⑺黾勉:勉力,尽力。

仰止:仰望,仰慕。

⑻草色二句:这是诗人经过观察后亦真亦幻地描写隐者居所的环境。

⑼及兹二句:及兹,来此。 契,惬意。

荡心耳,涤荡心胸和耳目。 一本无此二句。 ⑽虽无二句:意谓虽没有受到主人待客的厚意,却悟得了修养身心的真理。

⑾兴尽:典出《世说新语》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 ⑿之子:这个人,这里指隐者。

一作夫子。

【翻译】高高的山顶上有一座茅屋,从山下走上去足有三十里。 轻扣柴门竟无童仆回问声,窥看室内只有桌案和茶几。

主人不是驾着巾柴车外出,一定是到秋水碧潭去钓鱼。 错过了时机不能与他见面,空负了殷勤仰慕一片心意。

新雨中草色多么青翠葱绿,晚风将松涛声送进窗户里。 这清幽境地很合我的雅兴,足可以把身心和耳目荡涤。 我虽然还没有和主人交谈,却已经领悟到清净的道理。

玩到兴尽就满意地下山去,何必非要和这位隐者相聚。 【赏析】《寻西山隐者不遇》是唐代诗人丘为(一作邱为)的作品。

此诗描写隐逸生活情趣,其重点不是写不遇的失望,而是抒发对隐居环境的迷恋,表现了有心去寻、无心相见的飘逸。

诗的前八句,写隐者独居高处,远离尘嚣,寻访者不辞山高,等到叩关无人,才略生怅惘,于是猜想隐者乘车出游,临水垂钓,表现隐者的生活恬适雅趣;后八句宕开一层,写周围的草色松声使寻访者陶然,因而寻访不遇亦无所谓,使其悟出隐者生活的情趣。 全诗构思新颖,意蕴深远,堪称佳作。 这是一首描写隐逸高趣的诗。 诗以寻西山隐者不遇为题,写专程到山中去访隐者,竟然不遇。 如此,本应叫人失望,惆怅。 然而,诗借写不遇,却把隐者性格和生活表现得清清楚楚,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旷达的胸怀,比相遇更有收获,更为满足。

这首诗的重点不是写不遇的失望,而是抒发对隐居环境的迷恋,表现了有心去寻、无心相见的飘逸。 诗的前八句,写隐者独居高处,远离尘嚣,寻访者不辞山高,等到叩关无人,才略生怅惘。

于是猜想隐者乘车出游,临水垂钓,表现隐者的生活恬适雅趣。 后八句宕开一层,写周围的草色松声使寻访者陶然,因而寻访不遇亦无所谓,使其悟出隐者生活的情趣。 因此,乘兴而来,尽兴而返,自得其乐,大有君子风度。 诗是从所要寻访的这位隐者的栖身之所写起的。

开首两句写隐者独居于深山绝顶之上的一茅茨之中,离山下有三十里之遥。

这两句似在叙事,但实际上意在写这位隐者的远离尘嚣之心,兼写寻访者的不惮艰劳、殷勤远访之意。 直上二字,与首句绝顶相照应,点出了山势的陡峭高峻,也暗示出寻访者攀登之劳。 三、四两句,写到门不遇,叩关无僮仆应承,窥室只见几案,杳无人踪。 紧接着下两句是写寻访者停在户前的踟蹰想象之词:主人既然不在,到哪儿去了呢?若不是乘着柴车出游,必是临渊垂钓去了吧?乘柴车出游,到水边垂钓,正是一般隐逸之士闲适雅趣的生活。 这里不是正面去写,而是借寻访者的推断写出,比直接对隐者的生活做铺排描写反觉灵活有致。

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远路相寻,差池不见,空负了一片景仰之情,失望之心不能没有。

但诗写至此,却突然宕了开去,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 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 虽无宾主意,颇得清净理,由访人而变成问景,由失望而变得满足,由景仰隐者,而变得自己来领略隐者的情趣和生活,谁也不能说作者这次跋涉是入宝山而空返。 兴尽方下山,何必待之子,结句暗用了著名的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

故事出于《世说新语·任诞篇》,记王子猷居山阴,逢雪夜,忽忆起隐居在剡溪的好友戴安道,便立时登舟往访,经夜始至,及至门口又即便返回,人问其故,王子猷回答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诗人采用了这一典故,来自抒旷怀。 访友而意不在友,在于满足自己的佳趣雅兴。 读诗至此,读者似乎遇到了一位绝不亚于隐者的高士。 诗人访隐居友人,期遇而未遇;读者由诗人的未遇中,却不期遇而遇──遇到了一位胸怀旷达,习静喜幽,任性所之的高雅之士。 而诗人在这首诗中所要表达的,也正是这一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