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耳食录译著之蕊宫仙史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8
  • 19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耳食录卷一《蕊宫仙史》乾隆癸卯春,金溪杨孝廉英甫,为扶鸾之戏。 有女仙降坛,署曰蕊宫仙史,自叙为宋祥符间人,赍恨早逝,游于阆风之苑,获遘上元夫人,命居蕊珠宫,掌玉女名箓,云云。 为

耳食录译著之蕊宫仙史

耳食录卷一《蕊宫仙史》乾隆癸卯春,金溪杨孝廉英甫,为扶鸾之戏。 有女仙降坛,署曰蕊宫仙史,自叙为宋祥符间人,赍恨早逝,游于阆风之苑,获遘上元夫人,命居蕊珠宫,掌玉女名箓,云云。 为诗词,操笔立就,凄艳绝伦。

叩其生时事迹,终不肯言。

固请再三,辄书曰:噫!篆烟灯穗中,隐隐有弹泪声。

继有黄素水者至,亦女仙也,于仙史为中表姐妹,并有文藻,遂杂书仙史闺中轶事数十条,皆隽异可喜。

予从兄木虚,手录成帙,惜不尽记忆,今纪其略云:仙史姓薛氏,名琼枝。

湘潭人。

年十七,才艳绝世。

随父某守杭州,遂家焉。 所居曰问花楼,俯临西湖,云树烟波,凭槛可接。

性爱兰,手植千百本。

衣袖裙衩,皆喜绣之。

或画为册卷,花叶左右,题句殆遍。

尝谓人曰:此花逸韵幽香,自是我辈后身,当倍加珍护,毋令与众芳伍也。

阁中置书数百函,竟日靓妆,焚香展对。 风日清美,辄命画舫造万花丛中,吟赏忘倦。 既恐有踪迹者,遂于清夜易装,紫衣乌帽,乘白雪驹,侍女数十人,皆绿衫短剑,累骑从行。

于时芙蓉秋放,笙管暮停,镜水澄鲜,佳月流素。

徙倚湖亭,自制新曲,联袂歌之,声振林樾,鸥鹭惊翔。

兴酣,更拨佩剑起舞,陆离顿挫,与歌声相应。 于是剑光月光,花光水光,交相映发,湖中草木,皆有歌舞之态。

万舟如蚁,集观亭外,寂然无哗。 翌日,争传以为真仙下临,皆莫知其为太守女也。 久之,从湖上得画卷一,旁有题句云:梦里胡山是也非,向人杨柳自依依。 六桥日暮花成雪,肠断碧油何处归。

惘然神伤,遂不复出。 每当疏雨垂帘,落英飘砌,对镜自语,泣下沾襟。

疾且笃,强起索笔,自写簪花小影,旋即毁去。

更为仙装,倒执玉如意一柄,侍儿旁立,捧胆瓶插未开牡丹一枝。

凝视良久,一恸而绝。

着有《问花小稿》四卷,今无传本。

降坛诗甚多,众尤爱其绝句。

《怀湘君》云:数行征雁起平沙,暮雨江寒杜若花。 欲拨空舲迎帝子,湿云封处竹枝斜。 《答黄素水》云:归真犹许住蓬莱,回首前尘亦可哀。 莫问问花楼外树,六朝金粉已成灰。 又有片云同我坠,明月向谁多?春日媚杨柳,野风香菜花之句。

仙乎仙乎!此篇得于吴君兰雪,余绝爱之,并录于此。

译:乾隆四十八年春,金溪有位举人叫杨英甫的,做扶鸾(亦称扶乩译者注)请仙的占卜游戏。 果有女仙降临,通过占卜人之手署名为蕊宫仙史,自称是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的人,抱恨早逝,魂游昆仑山西王母居住的阆苑,得以遇见西王母的女儿、三天真皇之母上元夫人,夫人命其居住蕊珠宫,掌管玉女名籍,如此等等。 此仙女做诗填词,操笔就来,其词句凄艳绝伦。 问她生前的事,始终不愿流露。

坚持再三,仅仅写了一个字:噫!烟雾缭绕灯花明灭之中,隐隐可闻低泣之声。

继而,又有一位叫黄素水的来到,也是女仙,与蕊宫仙史是中表姐妹,二女都有文采。 黄素水于是写了蕊宫仙史闺阁中的故事数十则,每则故事都不同凡俗且赏心悦目。

我的堂兄木虚,曾亲手抄录成册,可惜我没能记全,现将大略内容记述如下:仙史本姓薛,名琼枝。 湘潭人。 年方十七,已是文才、美貌双绝。 她从小跟随担任杭州太守的父亲一起到了杭州,并以杭州为家。 她的居所叫问花楼,楼下就是西湖,西湖那些云树烟波的美景,凭栏可接。 姑娘天性喜爱兰花,亲手栽植了千百株。

所穿着的衣袖、裙衩之处,都喜欢绣上一些兰花。

或将兰花画为卷册,每幅画花叶两旁,都题写了诗句。

她曾对人说:此花风韵高逸,幽香久远,自当是我们这类人转世脱胎的,应倍加珍惜爱护,不要将她们与杂化栽种在一起。 楼阁中藏书数百部,姑娘每天总是将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的,点上檀香打开书来读。

但逢风清日美,总要乘画舫游览于万花之中,吟诗赏胜不知疲倦。 既而雅兴犹未尽,为防他人知其根底,就于清静的夜晚改换装束,紫衣乌帽,骑上一匹雪白小马,数十名侍女,一概着绿衫佩短剑,骑马跟从。 此时秋荷盛放,白日里的音乐喧嚣,至晚静息,湖水如镜,月华如练。 一行女子留连于湖亭水榭,自创新曲,联声合唱,歌声在树林回荡,水鸟惊飞。 兴意酣畅之时,进而拨剑起舞,参差顿挫,与歌声相呼应。 至此,剑光、月光,花光、水光,交相辉映,连湖中的草木,似乎都在歌舞相和应。

湖面上的船只多如蚂蚁,群集在亭子周围,寂然无声地观赏。

第二天,满城人争相传诵,以为是天上的仙子下凡,并没有人知道她们原来是本州太守的女儿和她的侍女。

后来,姑娘从湖上得到一轴画卷,画面的一边有作者题写的诗句,诗是这样的:梦里胡山是也非,向人杨柳自依依。

六桥日暮花成雪,肠断碧油何处归。 姑娘读后满腹悲绪神情沮丧,就不再出门。 每当细雨斜入窗帘,花瓣飘落丹墀之际,便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眼泪沾湿衣襟。

她也从此病倒,并且越来越沉重。 这天强行支起身子拿起纸笔,作了一幅簪花仕女图的自画像,又随即毁去。

改画成仙子图,身着仙装,倒持一柄玉如意,旁边站立一个侍女,捧着一只胆瓶,瓶内插着一枝尚未开放牡丹。

自己对着画面凝视很久,在大哭中离开了尘世。

她着有《问花小稿》四卷,但已经失传。

降坛诗却有很多,大家最喜欢的是她的绝句。

如《怀湘君》:数行征雁起平沙,暮雨江寒杜若花。

欲拨空舲迎帝子,湿云封处竹枝斜。

再如《答黄素水》:归真犹许住蓬莱,回首前尘亦可哀。 莫问问花楼外树,六朝金粉已成灰。 还有片云同我坠,明月向谁多?春日媚杨柳,野风香菜花这样的诗句。 仙子啊!这个故事是从吴兰雪那里得来的,我十分喜爱它,一并记载在这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