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1030,闹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2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简介 ps:三月的第一天,新的征程开始,求月票……“涂云良呢?现在在哪里?”匆匆去医务室的路上,王勃问。 “我喊他回寝室了。 ”张馨月说。 “老师呢?有没有人通知老师?”王勃又问。

1030,闹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三月的第一天,新的征程开始,求月票……“涂云良呢?现在在哪里?”匆匆去医务室的路上,王勃问。 “我喊他回寝室了。 ”张馨月说。 “老师呢?有没有人通知老师?”王勃又问。 “我们来找你之前没看到魏寿松他们给谁打过电话,但是现在不知道……他们打没有。

”张馨月说。 听到张馨月这么说,王勃当即掏出手机,准备给魏寿松打电话,叫他先别通知年级辅导员乃至黄亮的家长,不要把事情搞大,等他过来看看情况再说。 然而,他的手机刚从裤兜中摸出来,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魏寿松打过来的。 “喂,老魏,现在情况怎样?亮帅脸上的伤势严重不?”王勃问。 “有点严重!被云良咬了铜钱大块肉下来。

医生已经给打了麻药和破伤风,并做了初步的处理,还说亮帅……多半是要破相了。 ”魏寿松。 “破相?”王勃一惊,“有那么严重?真的把肉咬下来了?那肉呢?应该可以补回去的吧?缝上几针,上点药,等伤口愈合后再做个美容手术,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王勃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他对医学也不了解,所以也只能是瞎说。 “反正那校医是这么说的。 肉是真的咬下来了,我们都看到了。 至于那肉的情况,被云良咬了好几下,已经变成一摊烂肉吐了,哪里还用得上啊?”魏寿松说。 “涂云良啊涂云良,他怎么那么糊涂啊?打架就打架吧,他去咬亮帅干嘛?对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们就没有拉住他俩啊?”王勃叹了口气,对涂云良是气不打一处来。

“勃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云良的动作也太快,太狠,等我们发现,亮帅已经在哭天抢地的惨叫了。

”见王勃问起事情的因由,魏寿松便给王勃讲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果然不出他的预料,都是女人惹的祸,王勃当即跺脚怒道:“不就是一个女人,而且还不一定能得到,至于嘛?”王勃这么一说,跟在她旁边的,和温小涵同一寝室的郑潇的表情当场滞了滞,有些尴尬。 “是啊!”魏寿松也跟着叹息。

“对了,老魏,你们没通知谢佳或者黄亮的父母吧?”“勃哥,我打电话就是为了给你说这个事。 去医务室的途中,亮帅要了我的电话,之后一连打了三个电话,不仅告诉了辅导员,通知了他父母,还直接打了110报了警!”“什么?黄亮报警了?”王勃一惊。

“嗯!直接说他被同学发狂咬伤,脸全咬烂了,现在伤势严重。

”魏寿松说。

王勃一呆,心想,黄亮这是明显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明显是想直接置涂云良于死地啊!不过想想也是,要是自己被谁毁了容,也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既然黄亮把他父母和派出所的人扯了进来,王勃感觉自己能够掺和的事情就不太大了,唯一能够帮到涂云良的,就是把手机借给涂云良,让他赶紧通知他那个在老家县政府当主任的爹。 在黄,涂二人的冲突中,他倒不是故意要偏向涂云良,对暴起伤人的涂云良更是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但是,一个巴掌伸出来五根手指都有长短,在自己的几个同学间王勃对他们的亲近程度当然也有所不同。 对于曾经在解放碑被三个混崽跟踪,都吓得小腿肚打颤的情况下,第一个提出要和他一起跟三个混崽拼了的涂云良,比起小市民气严重的黄亮,王勃当然更倾向于前者。

王勃让张馨月,郑潇,还有陈香和伍雪去干各自的事。

四个女孩问他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她们留下来帮忙?王勃朝几女笑了笑,说不需要了,下面的事他们这些学生大概都帮不上的。 几个都打算先回寝室,王勃也跟着,打算先回寝室看看涂云良后再去看黄亮。

3舍3-1寝室内,涂云良呆呆傻傻的站在阳台跟前,一动不动。

看到回寝室的王勃后,涂云良立刻走到王勃的跟前,一脸张皇的问:“勃哥,亮……亮帅脸上的伤严重不?”王勃黑着脸,哼了一声说:“黄亮严不严重我不晓得,但是我晓得你严重了。 黄亮已经报了警,学校,家长都通知了,你等着拘留吧。 ”“报警”,“拘留”,涂云良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煞白,仿佛一张白纸,讷讷的说:“怎……怎么会报警?”涂云良脸上的表情让王勃有些不忍,摸出自己的手机,交到涂云良的手上:“给你老汉儿打电话吧。

这种事,你老汉儿应该见多了,他应该知道怎么应对。

既然黄亮已经报了警,派出所的人肯定会找你录口供,到时候你跟着他们去。 对了,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你老汉儿,等你老汉儿来双庆后我好接他。 ”“谢……谢谢勃哥。

”“唉……”王勃叹了口气,拍了拍涂云良的肩膀。

涂云良开始用王勃的手机给他老汉儿打电话,拨号的时候手指一直在颤抖。

电话很快接通。

“爸,你,你吃……吃了晚饭没有?”涂云良哆哆嗦嗦的说。

“吃了。 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吃?对了,你爪子了?说话咋个在打抖喃?”涂云良的老汉儿涂建华正在客厅看电视。

“我……我……哇”还没说完,听到自己老汉儿关切的声音,又惊又吓又后悔的涂云良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哽咽了出来。 “你咋个了?哭啥子哭?”涂建华听到自己儿子在哭,心头当即一禀,感觉到自己儿子身上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的儿子他还是知道的,从小到大,哭的次数一巴掌都数得出来。 不听话的时候,哪怕他这个当老汉儿的用鸡毛掸子狠命的打,越打儿子还越笑,根本不怵他。

“我……我……跟同学打架了爸,我……我把他的脸咬了一坨肉下来,他报警了……”涂云良哆哆嗦嗦,泪流满面的向他老汉儿诉说着事情的经过。 王勃坐在属于自己的书桌前,听着涂云良语不成调的给他老汉儿打电话,心头无不唏嘘感叹。 涂云良冲动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上辈子他甚至跟这家伙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过一次架,而率先动手的也是涂云良。 当时,涂云良抓着他的蛋蛋,他则用食指和中指抠着对方的眼儿珠珠。

他的性格也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没什么妥协精神的人,也并不害怕涂云良比他好得多的家庭背景。

当时的王勃便想,如果对方捏爆了他的蛋蛋,那么他就挖掉对方的眼珠,并张嘴在对方的颈动脉上开个洞,一了百了,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自然,在寝室同学的劝说下,他既没有成太监,涂云良也没成瞎子和“僵尸”。

不过他算是个记仇的人,从那之后起码半年没理这家伙。 还是后来涂云良主动找他说话,两人的关系才慢慢的缓和。 想着黄亮脸上被涂云良咬下来的,据说有铜钱大小的肉块,又想着对方上辈子紧紧抓着自己蛋蛋的手,王勃突然打了个冷颤,明显感觉自己的命根子在朝内缩,变短了不止一倍。 感谢你娃的不捏之恩呐!王勃的心头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几分钟后,涂云良通完了电话,将手机交还给王勃。

“打完了?你老汉儿怎么说?”王勃问。 “他喊我别反抗,也别跑,派出所的人来了就跟他们走,录口供的时候照事实交待就行。 他现在连夜开车赶过来。 ”涂云良说,声音听起来呆板,机械,全无平日的活力。 大学生是个特殊的群体,有关大学生的事件,各方面都比较重视,比如报警后出警的速度,至少这两年,大学生还不是满街走的时候是这样。 就在涂云良打算叫王勃陪他一起去看看黄亮伤情,顺便把他卡里半年的生活费加零花钱取出来给黄亮当医药费的时候,派出所的人来了,来带肇事者涂云良的。

“勃哥,你帮我把卡里的钱全部取出来交给黄亮吧,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干的事情我担。

密码是我生日,你知道的。

”跟带人的警察离开前,涂云良眼眶含泪的对王勃说。 涂云良的生日和王勃只相差两天,上辈子两人过生请寝室的同学吃饭时便干脆一起办了,日子就挑中间的那天。

对此,寝室的黄亮还有些鸣不平,感觉他们二人占了好大便宜似的。 王勃点了点头,让涂云良放心的去,这边一切有他。

十分感谢“我是老九9”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十分感谢“lihuapou”兄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一并感谢魔法门og,0o会上树的猪,2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Top